臨汾市人民醫院血管外科主任郭三喜:毫厘之間架起“生命通道”

2024-06-25 09:41:19 來(lái)源:臨汾新聞網(wǎng)  

  臨汾新聞網(wǎng)訊 我自幼在堯都區長(cháng)大,是個(gè)有戀家情結的典型山西人。1994年,我從蘇州醫學(xué)院臨床醫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畢業(yè)后,放棄了在南方大城市發(fā)展的機會(huì ),義無(wú)反顧地回到了家鄉臨汾,把這片生我養我的地方作為錘煉本領(lǐng)、服務(wù)人民、奉獻社會(huì )的廣闊天地,迫切地想用我的所學(xué)為父老鄉親們緩解病痛、祛除疾病。

  29年過(guò)去了,第一天工作時(shí)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。我清晰地記得,1995年2月春節假期剛過(guò),我被分配到臨汾市人民醫院普通外科工作,成為一名外科醫生,從此以后命運的齒輪極速轉動(dòng),我開(kāi)始了在手術(shù)臺上對抗病魔的工作生涯。

  走出象牙塔,成為穿上白大褂的白衣天使,并不意味著(zhù)馬上就能開(kāi)始治病救人的工作,更多的時(shí)候我在手術(shù)臺上給老醫生打打下手、近距離觀(guān)摩他們的手術(shù)技巧,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積累經(jīng)驗。沒(méi)有手術(shù)的日子,我就會(huì )反復回憶之前看到的手術(shù)技巧,揣摩操作要領(lǐng),在實(shí)踐中不斷摸索、總結,提高自己的能力。

  剛上班那會(huì )兒,普通外科是還沒(méi)有細分亞專(zhuān)業(yè)的綜合性學(xué)科,科里的業(yè)務(wù)囊括了手術(shù)治療胃腸、肝膽、甲狀腺、乳腺等,是外科系統中科室規模最大、從業(yè)人員最多、業(yè)務(wù)范圍最廣的臨床學(xué)科,這就要求每名醫生要掌握整個(gè)外科領(lǐng)域和各相關(guān)專(zhuān)科的醫學(xué)知識。正是這段時(shí)期的經(jīng)歷,我練就了扎實(shí)過(guò)硬的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,養成了終身學(xué)習的習慣。

  血管外科是外科學(xué)的一個(gè)分支,在臨床上主要針對除腦血管、心臟血管以外的外周血管疾病的預防、診斷和治療。進(jìn)入2000年后,血管疾病已經(jīng)成為威脅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,醫院也下決心要大力發(fā)展這門(mén)新興學(xué)科,決定找現成的外科醫生專(zhuān)注于研究血管疾病的治療。然而,大家都不愿意舍棄現有的專(zhuān)業(yè)成就,去重新研究一個(gè)陌生的專(zhuān)業(yè)。為了醫院的發(fā)展、為了更好地救治患者,我經(jīng)過(guò)了激烈的思想斗爭,最終選擇接受這份挑戰,從零開(kāi)始鉆研學(xué)習。

  2003年,我們醫院率先在全市開(kāi)展了血管外科相關(guān)疾病的診治,我將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其中,開(kāi)始一門(mén)心思主攻血管外科專(zhuān)業(yè)。為了更好地開(kāi)展血管疾病治療工作,在醫院的大力支持下,我先后前往北京腫瘤醫院、北京安貞醫院、山西醫科大學(xué)第二醫院、山西白求恩醫院進(jìn)修學(xué)習。2016年,在條件成熟之后,血管外科從普通外科分離出來(lái)、獨立成科,這也是全市首個(gè)、全省第二個(gè)市級醫院成立的血管外科,從此開(kāi)啟了嶄新的發(fā)展篇章。

  做醫生和做其他職業(yè)最大的區別,就是有一種救死扶傷的成就感。尤其是一些患者入院治療時(shí)本身情況不太好,經(jīng)過(guò)我們全體醫護人員的努力以后,病人恢復了,這時(shí)候我會(huì )比患者家屬還高興,心中的成就感滿(mǎn)滿(mǎn)。記得我完成的第一例血管及神經(jīng)修復手術(shù)尤為驚險,那是一個(gè)夜晚,家住行署巷的青年劉軍(化名)因和鄰居發(fā)生矛盾,被鄰居刺傷了左腋,頓時(shí)流血不止。劉軍很快被送至我們醫院急診,我參與了搶救,檢查后發(fā)現他的左腋下動(dòng)脈、靜脈、神經(jīng)全部斷裂,并且已經(jīng)休克,生命危在旦夕。那會(huì )兒我剛剛進(jìn)修回來(lái),雖然已經(jīng)掌握了手術(shù)技術(shù),卻還沒(méi)有獨自實(shí)施過(guò)血管及神經(jīng)修復手術(shù),心里有點(diǎn)沒(méi)底。然而患者生命朝不保夕,想轉院或者再從省里的大醫院找專(zhuān)家過(guò)來(lái)已經(jīng)是來(lái)不及了,一時(shí)間陷入進(jìn)退兩難的境地。

  看著(zhù)眼前這個(gè)年輕的生命,我決定拼一把、全力去救治,出現的一切后果自己來(lái)扛。寂靜的深夜時(shí)分,我頂著(zhù)巨大的壓力站上了手術(shù)臺,手術(shù)刀下的“戰場(chǎng)”只在毫厘之間。我小心翼翼地在傷口下找到了斷裂處,夾住出血口,把血管游離出來(lái),先完成了動(dòng)脈吻合術(shù),保證下肢供血。之后又進(jìn)行了靜脈吻合術(shù),恢復了他身體的血液循環(huán)。最后又實(shí)施了神經(jīng)吻合術(shù),修復了他損傷的神經(jīng)。近三個(gè)小時(shí)的緊張手術(shù)后,患者的動(dòng)脈重新恢復波動(dòng),原本冰涼的手重新有了溫度,標志著(zhù)手術(shù)成功,手術(shù)室內頓時(shí)響起歡呼雀躍的聲音。從此,這位患者將我視為救命恩人,我們也成了好朋友。

  醫生的使命就是治病救人,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哪里。2014年、2020年,我市對口援疆單位需要血管外科方面的專(zhuān)家,我兩次遠赴新疆開(kāi)展援疆工作,幫助當地醫院進(jìn)行學(xué)科建設,規范了血管外科危重病人診治及搶救流程,推廣血管外科介入微創(chuàng )技術(shù)的臨床應用,提升當地的危重癥患者搶救診治水平,與新疆人民結下的深厚友誼,也給當地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伍。

  談到輻射,人們都會(huì )為之色變,而我們血管外科醫生幾乎每天都會(huì )與輻射相伴。29年的外科醫生生涯,在介入治療時(shí)我們經(jīng)常需要披著(zhù)30斤重的鉛衣和鉛帽、鉛鏡,長(cháng)年累月在射線(xiàn)下工作,有時(shí)候一干就是一天,經(jīng)常暴露在高強度的X射線(xiàn)之下,除了累得汗流浹背、腰酸腿疼,還要承受脫發(fā)、免疫力下降、癌變概率增大等傷害。2020年援疆前夕,我發(fā)現自己在長(cháng)期輻射下患上了白內障,右眼視力急劇下降至不到0.1,無(wú)法進(jìn)行精細化的手術(shù)動(dòng)作。為了不影響以后的工作,我趕緊做了白內障手術(shù),更換了右眼晶體,手術(shù)后不久我又重新投入到工作中。

  經(jīng)過(guò)21年的長(cháng)足發(fā)展,我們血管外科在微創(chuàng )介入領(lǐng)域的技術(shù)日新月異,在全市率先開(kāi)展了“下肢動(dòng)脈球囊擴張+支架植入術(shù)”、糖尿病足血管病變的介入治療、腹主動(dòng)脈瘤腔內隔絕修復術(shù)、急性主動(dòng)脈夾層的腔內治療、頸動(dòng)脈狹窄支架植入術(shù)等技術(shù),填補了一個(gè)個(gè)技術(shù)空白。在下肢深靜脈血栓栓塞疾病的治療上,率先設立了規范化治療流程。在全科僅有7名醫生的情況下,年門(mén)診、急診量達到5000多人次,年收治住院病人800余人,每年進(jìn)行各種血管外科手術(shù)和血管腔內介入治療達到700余臺。目前我們科在省內同級醫院血管外科排名位居前三位,是晉南地區血管外科領(lǐng)軍特色專(zhuān)科單位。

  血管外科手術(shù)就是在死神面前搶回生命,需要“游走”在毫厘之間,工作這么多年來(lái),我見(jiàn)證了許多生離死別,也見(jiàn)證了一個(gè)個(gè)的生命奇跡。作為一個(gè)血管外科醫生,我的手機總是保持24小時(shí)開(kāi)機,只要患者隨時(shí)有需要,我會(huì )第一時(shí)間出現,竭盡自己所能,全力以赴救治患者。

  市人民醫院血管外科主任郭三喜講述 記者王德政采寫(xiě)整理

     

責任編輯:暢任杰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新聞網(wǎng)刊載及發(fā)布的各類(lèi)稿件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(wǎng)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(fā)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